恐惧是人类最直观最古老的的情绪,能驱散恐惧的只有文明和科技

–Ricardo.W.PM

一,暴风雨前的压抑

18年初央视批评事件波及到了快手内部高层,快手COO曾光明选择了离职,美团出身的马宏斌彬作为快手的高级副总裁接过了接力棒。 新官上任立即提出国庆快手冲1.5亿日活的计划,除了给主APP开足马力,扩张自身边界的“抗条计划”也是18年的主要策略,新产品的研发一直在快手内部悄然展开。 粗粗算来快手在18年一共研发了10款左右的新产品,包括主打摄影剪辑的快影、资讯类的宇宙视频等。但是大多产品都早早夭折没有了下文,最后只有快手电丸算是勉强杀出重围。

在海外市场,为了应对头条的压力,快手也曾提高出海团队的资源配置,快手方面付出了大量的资金和人力但依然没能带来良好的收益。 快手海外版Kwai及精简版Kwai Go这一年除了韩国外仅在越南、印尼的Google Play进入过前百名其余榜单均未进入前500名,与之相比Tik tok则在多个海外应用市场名列榜首。 雪上加霜的是快手因为18年增长部门大量人力资金都用来支持海外市场,导致国内市场一直没有预算去购买广告投放获得新量反而拖累了国内市场,到年底才实现了1.6亿DAU并首次被抖音以2亿日活反超。

抖音势头正猛

头条这边同样也在18年做了不少新的产品,涉足电商、网文、社交等等。在电商领域于8月份推出了值点,试图对标拼多多,主打廉价购物。随后又推出了新草,主打男性购物,而在新草之前是死掉的泡芙,主打女性群体,对标小红书。

再说说18年头条的海外市场,在8月份将muscial.ly并入抖音国际版Tik tok之后快手原本领先的韩国、俄罗斯等国家也纷纷丧失了市场地位。 头条在海外的打法和在国内如出一辙,都是网红模式 比如在韩国,头条积极与韩国本土的MCN公司DIA TV旗下的网红合作,加速推广TIk Tok在韩国市场渗透,登顶Google Play下载榜榜首,力压第二名Kwai。 可以说头条在快手迷茫的18年彻底实现了反超。

二,黑云压城

19年3月春节开工后,快手经济提出了“芭蕉扇技术”目的为熄灭——火山小视频,原因是从快手内部的数据上体现快手与火山有极高的装机重合度,这会掠夺用户对快手的使用时长,甚至会流失掉大量用户, 所以快手很想把火山一口吞下。历经18年的重重失利,快手依然没有直面抖音的勇气,一个月后抖音和快手的装机重合率已经到了46.5%,加上火山的数据,这说明了一个问题:无论是抖音从高往低打还是火山从低往高打,快手总会在某个品类跟头条相遇。

19年6月18日下午,宿华和程一笑的内部信开始在网上流传,号召全员进入战斗状态,并明确提出了战斗的第一个目标:2020年春节之前,3亿日活,该次战役也被称之为“K3战役”。 同时为了保证内容的领先,7月快手推出了“光合计划”,宣布拿出价值100亿元的流量扶持10万个内容创作者,新增3000个百万粉丝达人,覆盖20+个垂类。

再看抖音,19年抖音的头等大事是拼命去模仿的快手的内容,内容同质化严重的抖音过去一直擅长考运营制造全网热点,此刻也开始察觉到用户对目前内容的疲软。 快手产品的普惠、去中心化虽然难以靠运营制造热点,但有天然的内容屏障。 过去抖音可以通过主打小姐姐快速占领一二线城市的市场,如今想去和快手分庭抗礼下沉市场是重中之重,只能去跟快手在内容上去硬拼。

河道两边的人终于走到了独木桥两端

三,终局之战-偷袭珍珠港

19年11月,快手距离实现自己的3亿DAU目标依然遥遥无期,只能拿出自己的底牌——春晚,12月25日,快手与中央台2020年《春节联欢晚会》独家互动合作发布会召开了。 快手从2017年就在排队,排了三年,这次终于成BAT之后又一家拿到了春晚红包项目的互联网公司。  虽然头条早有警觉,但还是有些胆寒。

纵观历史,只要与春晚达成了合作就开启了无敌模式。 比如2015年春节,微信红包与春晚首次跨界互动合作,除夕当日微信红包收发总量达到亿人次,微信支付的绑卡用户在那短短几个月后从800万突破3亿——相当于支付宝8年多时间才完成的用户积累。 此事件之后被马云誉为“偷袭珍珠港事件”,也因此开创了互联网公司与春晚合作的先河,支付宝在2016年紧随其后开启了集五福活动。 2018年春晚合作商被同样是阿里的淘宝接棒,接下来是百度。 根据百度官方公布数据显示,百度APP当天DAU突破3亿,当天Apple Store免费排行榜中有五个是百度系产品,一时风光无两。

头条在得知快手春节10亿红包后立刻放出“上抖音,分20亿红包”的公告,另外头条在西瓜视频也开启了为期45天的答题抢红包活动,用以遏制快手在春节档对流量的掠夺。  头条的一系列小动作向大众传达了一个信息,他们两家到了赛点了。

在互联网领域有7:2:1的说法,谁能先拿到市场上7成的用户数量谁就是这个赛道的真正行业老大。 根据中国19年官方发布的数据,中国手机网民达到8.17亿,乘以0.7可以得出行业第一门槛在5.6亿,第二位是1.6亿。而此时抖音DAU是4亿,快手是2亿,都超越了1.6亿,两位榜眼也开始了夺魁之战。

快手默默发育多年,遭遇多次意外,也进行过多次内容治理,近两年开始口碑从低谷艰难攀升,现在终于有所好转 眼看反击之战的时刻就要来临,但谁也没想到迎来了最大的黑天鹅事件。

新冠病毒将一切计划都打乱了,受到疫情影响,大众被限制外出,院线关停,电影《囧妈》先是撤档后又以6.3亿被欢喜传媒卖给了头条,头条宣布大年初一将在抖音、今日头条、西瓜视频、抖音火山版四个平台免费上映。 这一举动创下了中国电影网络免费首映的先河,更是给了快手一记重拳。 头条系四大平台3天内总播放量超过6亿,总观看人次1.8亿,春晚则帮快手收获了639亿的互动量,日活也在除夕当天从2亿上涨至2.8亿。 但初一迎来囧妈和疫情双重夹击后,快手DAU又掉了一大截。 这场战役精彩程度被称之为第二次偷袭珍珠港,不过尘埃尚未落定,究竟是谁赢谁输 还要看2020年的终局之战了

笔者言

其实在写抖快大战这篇文章时候,我扪心自问对于这两家天天能听到接触到的APP熟悉的够多了,可是没想到真正写起来顺藤摸瓜看到的更是两家公司几年来的荡气回肠和恩怨情仇。 我身边有一些朋友我问他们对两款APP有什么看法时候回答很统一,快手土抖音俗,我哭笑不得但是又不得不承认这个现实。 从纸媒到电子图文再到视频再到短视频,我们的品味是否也越来越差了? 笔者有个很大胆的预测,我们的国家花了十几年走了别的国家几十年的路,数字基建、线上交易、直播等等,我们走的太快了,这样带来的弊端也很明显,我们交不出优质的作品了。 所以接下来的几年,资本会把目光放在内容的运营上,长视频、电影、科幻、悬疑、国风世界化这些都有很大的市场空缺,我们总不能端着银质的盘子吃粗劣的快餐。 至于B站和知乎这两大我个人挺喜欢的PUGC平台,并没有在此次疫情中发挥亮眼表现,很失落 因为国民不是因为平日里碎片化时间才选择短视频而是品味仅限于短视频了。 这两大平台将来究竟是坚守自己的文化壁垒逐渐被蚕食还是破壁下沉? 我们不妨拭目以待吧。

这世界上有商人也有艺术家,他们的故事无论有多么瑕疵总能鼓舞着后人奋勇先前,至死不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