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IT,传统的定义是 internet technology,但是我倾向于information technology,IT不仅仅是技术,更是服务于信息的技术,用户信息的创建、存储、计算、推送、展示。 从传统的门户网站到拼团再到社交电商,一成不变的话,会被无情淘汰的。

–某热血沸腾但不知名的产品

中国互联网史上最具传奇色彩的公司是BAT(百度,阿里,腾讯)。 其中近乎垄断中国社交和游戏的公司是腾讯,腾讯拥有庞大的产品体系,几乎涉足各个领域 游戏、社交、直播、出行等。 13年9月腾讯基于自己的社交产品矩阵上线了自己的短视频APP微视,但在4月初关闭了微视,微视产品部被降级并入腾讯视频,微视被战略性放弃。 就在大家以为腾讯要放弃短视频的时候, 17年3月23日快手对外宣布腾讯单独投资快手D轮3.5亿美元。

荡气回肠

一,惺惺相惜还是巴不得你死?

快手的CEO宿华也是技术出身,是个老好人,按理说快手应该不会和哪家公司交恶可惜头条是一家疯狂不怕得罪的公司。 17年5月,在海外做的不错的musical.ly开始以muse的名字进军国内市场,但因为经营不善数据和海外差了很多,5个月后主动放弃了 此时宿华和张一鸣几乎同时开始了对musical.ly的争夺。 都想要收购这家公司,猎豹老板傅盛得知两家的收购意愿后开始坐地起价和捆绑销售,想要收购musical.ly就必须从傅盛手里把猎豹旗下另外两个出海产品News Republic和Live.me给买了。 张一鸣选择吃下了这个哑巴亏,17年11月10日张一鸣以10亿美金完成收购。

在国内虽然是快手抢跑吃下了大部分市场,但是在海外却是头条占据上风。早在2017年8月头条旗下的火山小视频和抖音就以Hypstar和Tik Tok的名字走向海外,而抖音更是在日本、泰国和越南等地先后登顶了APP Store免费榜。 这对快手来说绝对不是个好兆头,不过幸运的是10月中旬韩国明星权志龙、IU突然入驻了快手海外版Kwai,这使得Kwai在接下来一周连续占据韩国应用商店的下载排行榜第一。 快手在韩国的异军突起也让抖音警惕了起来,此前抖音的运营重点都放在了日本、泰国和越南等地,但10月底抖音却突然在网上放出了急招韩国运营的招聘信息。 紧接着专门针对韩国市场的推广便风风火火的执行了起来,从时间点看其想阻击快手的意图已经非常明显。

tik tok剑走偏锋拿下海外大部分市场

二,抖音的虎口夺食

18年是抖音逆袭的一年。17年低快手的DAU已经破亿但是抖音的DAU才堪堪3千多万,但接下来2018年春节期间头条不惜数十亿重金在京九铁路沿线、成都等地大量投放抖音广告,此外还增加各大移动互联网渠道的投放预算,甚至连电影票选座信息也被当做广告位重视。取得的结果也很好,抖音仅仅在18年2月14日到2月21日春节档期间每天都保持着900万左右的下载量,增长了尽3000万的DAU,达到了6500万DAU顶峰,成为头条军团继今日头条APP之后的短视频新旗舰。

抖音这次的增速惹毛了腾讯,原因是腾讯用户的使用时长出现了严重下跌而头条系的应用使用时长明显增长。 显然,盘子里就这么多流量,此消彼长。

头条的虎口夺食已经威胁到了腾讯

三,图穷匕见之后就是生死相向

抖音的爆火使腾讯复活了微视项目,希望用以扼制抖音的增速。 然而,抖音有了流量的底气发动了更加疯狂的进攻,四处挖人、买量、 借着媒体之势主动对当时短视频第一的快手宣战。 此时的快手战略地位是腾讯的护城河,抖音的用户们占据了一二线城市和中国的南方地区,开始从一二线往三四线下沉,快手则占据了北方地区和三四线城市的大部分,慢慢向一二线人群渗透。 面对头条系的疯狂进攻单纯的防守已经显得被动,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快手必须找到新的增长点。 铺天盖地的小姐姐浪潮让佛系的快手心动了,模仿抖音成为了一个不得不做的选择。 用过快手的都知道快手一直都是双屏显示,18年3月底快手推出了快手概念版,单屏上划和抖音效果一样。 但是该功能在灰度测试时数据跌得很惨,最后被战略性放弃。

快手概念版是病急乱投医吗?

四,中场休息-双方黄牌警告!

做产品除了考虑营收运作用户体验等等还需要考虑价值观吗? 这是个很蛋疼的问题,因为大多数产品连基本的止损都做不到,又怎么会考虑到价值观问题? 但同时这是个值得深思的论题,如果产品缺失了核心价值观,长此以往无论是品牌忠诚度还是产品的灵魂,都会被舆论所淹没。

–某自大的产品

就在双方招式迭出激烈争夺时刻,两家公司再次发生了黑天鹅事件。这次的事件依然是监管问题,18年3月31日,央视《新闻直播间》和《东方时空》栏目针对短视频平台上存在大量未成年孕妇的现象做了专题报道,一经播出便引发了强烈关注,报道中指出“快手”及“火山小视频”等平台中存在数以百计的未成年妈妈视频,有了16年X博士批判快手的前车之鉴快手的动作很快立刻给出了回应,道歉,开始整改,快手CEO宿华亲自在快手官方微信公众号中发表了名为《接受批评,重整前行》的道歉信:

文中对算法和价值观的关系也作了阐述,承认了快手产品算法上的缺陷就是价值观的缺陷。  相比快手今日头条的整改声明篇幅很短,比较官腔。不知是态度不好惹怒了广电还是什么原因,在头条发布整改声明5天后今日头条APP本身也收到了来自监管层的处罚:自4月9日15:00起暂停今日头条下载服务三星期。 在今日头条被下架的第二天,广电总局新的通告给头条旗下“内涵段子”宣判了死刑,要求永久关停内涵段子。

就这样,快手和头条开始了全线的整顿,两家产品都迎来了几个月的停滞期。

在曾经的采访中,有记者问过张一鸣和宿华价值观的问题,宿华说“算法有没有价值观,这个问题我想了30年,机器不会无中生有产生一个算法,算法背后是团队的价值观,是你怎么把你的价值观通过算法产品呈现出来”,而张一鸣说“算法没有价值观,我们不是一家信息公司,我们只是一家技术公司”。 两家公司面对这次整改事件似乎恰好也印证了他们二位的价值观导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