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英雄,抖快之下,皆土鸡瓦狗

2020年注定是特殊的一年,因为疫情原因,大家都积极响应号召宅在家里,基于此大家的手机使用时长也大大增加 由平时工作、上学时的碎片化时间变为长时间的自由支配,社交娱乐、手机游戏、在线教育等几个领域意外迎来了爆发期

短视频APP的用户数据也迎来了新的高点

快手和头条(字节跳动),这两家短视频跑到上的超级赛车,在这个特殊时期 无疑成为了流量争夺战的主角。 在很早以前,两家公司同为短视频行业的高峰 但是一个主打年轻、时尚 一个主打真实、乡土,看似井水不犯河水的两家公司终于在近几年摩擦出了不善的火花。

一,风云变幻

在11年到15年这段时间里,中国互联网领域最想颠覆的不是腾讯阿里,而是百度。当时谷歌刚因为政策原因于2010年从中国退出,搜索引擎时长空余出20%的份额,而在这个领域中百度一家独大,BAT中百度市值虽然最低,但是生意却是最好做的,凭借关键词竞价排名的变现手段 以及近乎垄断的地位 百度可以无限的从广告商口袋里摸走资金远不像阿里要担忧物流、商品真伪、第三方支付等各个供应链环节的问题更不想腾讯一样要在产品层面做创新,采用新的付费手段拉高收入。

腾讯庞大的产品体系

但是此时,百度在失去产品之神俞军之后对移动互联网的判断也出现了问题,特不是没有意识到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浪潮,而是错误的认为PC时代的百度可以一直到移动时代,所以留下了可乘之机。 那时有些人知道,新的时代会有新的机会,风起的时候 我可取而代之。

二,张一鸣的野心

张一鸣起先也是做搜索的,05年南开大学毕业后组建团队开发企业的协同办公系统,后以失败告终。06年做了酷讯,08年去了微软,08年加入了饭否,09年创办了垂直房产搜索引擎”九九房”。2012年,张一鸣辞去九九房CEO的职务,开始第五次创业。同年8月份”今日头条”问世。

移动互联网时代,推荐比搜索更重要。

13年中,今日头条的DAU到了几百万。 头条早起主要是做移动端APP的信息推荐的,产品逻辑是用爬虫采集别的网站上的新闻稿件 再进行二次分发,涉及一些人工上的编辑修改,早期因为没有什么竞争对手 所以发展的很顺利。但在2014年6月头条遭遇了传统纸媒和门户网站们的围攻,搜狐、腾讯、网易、湖北日报、新京报等一同发表声明,起诉头条无偿拿走自己的内容 没有获得授权,属于剽窃。 说白了就是头条涉嫌洗搞+未经授权转载,这次事件闹出了不小风波 但随后张一鸣挨家挨户搞定了纸媒和门户,这事很快就翻篇了。 在当时,大众认为头条最大的对手 依然是百度,头条动的是百度广告营收上的蛋糕,但除了专注推荐 张一鸣和他的团队早已有了别的算盘。

更好的信息传递

三,程一笑的匠心

2011年程序员程一笑从人人网出来之后做了一款APP 名叫“GIF快手”。 他开始的想法是做一个GIF版的美图秀秀主要把各种图片串成动图,属于一个工具APP。 13年快手开始实现自己的转型,不再作为一个工具,建立了自己的社区自己收拢内容。但是程一笑还有一个问题, 没钱了,程序员不擅长表达,见了一圈投资人都失败了,主要是不会讲故事和滑冰,让人觉得没有投资价值。不过好在他有几个靠谱的问题,资金问题也得到了解决。 14年程一笑在微博放出了快手测试的视频,从此之后快手的界面就没有变过,第一栏是关注,第二栏是推荐,第三栏同城,双击点赞下拉评论。 APP的更新日志几年来页就那几句话“BUG修复,性能提升,优化用户体验”跟外面动不动杀个程序员祭天的妖艳贱货完全不一样。 程一笑的定力很快获得了汇报,14年春节后快手的流量因为之前的积累开始井喷,大量用户开始涌入,14年六月XVC、DCM、红杉三家投资机构一同投资了快手的B轮,快手也走上了正规军的路线,快手专注五环外的世界,此时在这个横跨三四五线城市及农村的领域内并没有对手,迎来了黄金发展时期。

先吃螃蟹的人,会被刺到

2015年快手年日活超过千万,注册用户破2亿。 2016年快手拿到了CMC,光源创投,百度三家公司的2.5亿美金融资 稳扎稳打前路坦荡的快手也遭遇了一次重大打击,名为“内容低俗,监管差”的风评给快手品牌来了一记重拳。 6.8日知名自媒体X博士一篇名为《残酷底层物语:一个视频软件的中国农村》的文章引起了广大网民的关注,文称:快手APP是中国流量第四大的手机应用,用户是海量的乡村人口,内容充满了低俗、自虐、荒诞用户为了博眼球甚至会做鞭炮炸裤裆,生吃猪大肠的视频等等。 这篇文章引发了讨论,更大的争议是妖魔化农村,此文不仅给快手定了性 还牢牢的将快手钉在了耻辱柱上。 哪怕现在很多人提起快手,第一印象依然是“土味”二字。 快手那边鸡飞狗跳,头条这边倒是嗅到了商机。大部分数据都在说明一个道理,视频消费总时长已经超过了图文,现代网民更倾向于新媒体形式的短视频而不是传统的图文阅读。 张一鸣决定乘风而起,在短视频盘子上分一块蛋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