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小生回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失败的阴霾尚未散去,秋风吹来,带几分凉意。赖小生回想比武时的种种,不禁怒意涌上心头,恨不能要将陈万春碎尸万段。他越想越气,觉得无颜回家见父母亲,顿时萌生离家出走的心思。

一番思考之后,他决定远走他乡,不练就绝世武功,绝不回还。他既心意已定便转身走入平常练功所在,踢腿打拳消遣了一番,半个时辰过后他已怒意全消,冷静下来。

赖小生在树林的空地中呆至夜半,趁着月色屈下身去,撩起长袍,施展夜行步,身似猿猴步如连珠,半盏茶间已跑出几里,来到家门口。此时四周俱静,明月挂高空,家门已经上锁,幸好赖小生习得翻墙越脊之术,只见他隔着墙根五六米跑将起来,同时上吸一口气,左脚踏墙,右手攀,须臾之间已翻入墙内。

赖小生溜入卧房拿了些银两收拾好衣物,又到厨房拿了些干粮,然后故技重施翻出墙去,脚踩夜行步消失在夜色之中。

开头至此,诸君稍后,未完待续,请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