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锌维

耳边传来熟悉的滴答声,我站在彩虹桥上直视着天空中迷雾背后的红日,双目竟不觉得疼痛,却忽然被电流贯穿过心脏和大脑,眼前的世界顿时变作黑白,只听到小奎担心的呼唤声。

残损的意识告诉我正在倒向地面,眼前却出现了无数穿着白色衣服的人,他们手中握着明晃晃的刀子。之后,世界归于虚无……

再次醒来时,小奎正在我身旁的草地上发抖,我轻声叫了他的名字,小奎却没有听到,我伸手拍了拍他的后背,明明是正午时分,他的身体却比冰块还要凉。

“小奎,你怎么了?”

小奎终于听到我的声音回过头来,苍白的嘴唇努力地对我做出一个笑容,说道:”没事,阿南哥哥你醒了啊。”

我揉了揉还处在疼痛中的脑袋,环顾四周,只见茂密的草木中耸立着一座破旧的古刹,和我昏倒时的景色已完全不同,问道:”小奎,这是什么地方,刚才我怎么昏倒了?”

小奎从忽然地上站起来,冰凉的手一把抓住我,我打了个冷颤,只听他说道:”小南哥哥既然醒了,我们就快离开这里吧。”

我坐在草地上,古刹破损的大门就倒在地上,院中有一棵高耸的菩提树,树上挂着零丁的黄色树叶,正在打扫院子的白发老和尚冲我招了招手,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然后便进到了大殿中。

望着老和尚离去的背影,我说道:”我们去古刹里看看吧,那个老和尚没准知道些什么。”

小奎的目光不再躲闪,直直望着我,手上也加大了力气,终于又放松力道缓缓说:”好。”

从草木丛生的森林进入到寺庙的大门,便仿佛进入了一个寂灭的世界,庙内鸦雀无声,所有的草木都已枯萎,地面上到处都是残枝败叶,弥漫着一股若有若无的猩臭味。从在门外见到的那棵菩提树旁经过,我抚摸着它枯黄的树干,发现它的枝上竟然还生着几片绿叶。

小奎一直紧紧跟在我身后,每走一步都要东张西望良久,大殿内忽然传出一声老和尚干哑的咳嗽声,小奎大叫着抓紧了我的胳臂,他的身体在发抖,而且全身比刚才还要冰凉。

“你在害怕?”

小奎仰头望着我,点了点头,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

这座庙中有诸多古怪,我看了看周围破落的景象,耳边再次传来倒计时一样的滴答声,说道:“还是不要惹事了,离开这里,总能找到其他人问路。”

然而,当我转身离开时,小奎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拉着我的手摇了摇头,胸口剧烈地起伏着,睁大了眼睛望着我,小声说道:“进去。”

之前听爸爸妈妈说过小奎的身体不好,从小就一直在吃药,我急忙拍了拍他的后背,安慰道:“你别急,去哪都行,我会保护你的。”

大殿内飘来老和尚古朴的声音:“施主,既然心存疑惑,何不进来寻一答案?”

和小奎对视了一下,我扶着他向大殿走去。越是深入这座古刹,周围的阳光就越是暗淡,到了大殿门前,黑暗中只剩下大殿内传出的淡淡萤光,走进后才发现那是殿顶一朵巨大的白色莲花散发出的光芒。

殿内正中立着一尊白色的观音像,白玉眼珠静静地从高处凝视着我们,佛像前的香炉中还焚着香,白色的烟雾飘荡在殿内。老和尚却背对观音,在地上打坐,我走近后发现老和尚的袈裟上落了一层灰尘,只见他面如黄蜡,双目早已瞎了,只剩下了两个黑黢黢的眼窝。

我看那老和尚有几分面熟,却想不起来在哪见过,出于警惕拦住了向他走去的小奎。

老和尚却用沙哑的声音说道:“小南,你不记得我了吗?”

小奎甩开我的手,踉跄着向老和尚走去,却不知被黑暗中的什么东西绊倒在地,伏在地上低声哭了起来。

老和尚微笑着说道:“贫僧诵于此,结来生缘。上人,贫僧入此寺经年,吸食庙中老菩提生命方得以存活,未曾拜于堂前,望上人引贫僧至佛前礼拜。”

小奎站起身来,扶着瘦的只剩下一把骨头的老和尚跪在观音像前,两人恭恭敬敬地行了三拜大礼。老和尚忽然哈哈大笑起来,说道:“礼毕,缘尽,贫僧可以离开了!”

老和尚化为一阵呛人的烟雾消散在殿内,小奎却在佛像长跪不起,伏在地上大哭起来,只听他口中不住喃喃道:“妈妈,对不起,妈妈,对不起……”

我一仰头,那观音正用一种极其诡异的笑容望着我,再细看她竟和小奎的妈妈生着一模一样的脸!

寺顶的瓦片忽然开始脱落,殿顶散发着荧光的莲花碎成一块块碎片砸在地上,大殿四周的墙壁也开始坍塌。

我大叫着小奎的名字,一把将他从地上拉起,他涕泗横流的脸上带着解脱般的微笑,说道:“妈妈原谅我了!”

我愣了一下,大殿的顶上此时已坍塌了大半,拉着小奎的手向着废墟中唯一的出口跑去,越靠近门外,小奎的哭声越大。但是,没有时间顾及他的心情,我拉着他一路狂奔,终于在最后一刻从大殿中冲了出去。

劫后余生,望着背后的一片废墟,我贪婪地大口呼吸着新鲜气,寺庙的周围顷刻生出大片草木,将小山丘一样的废墟掩埋在绿色之下,只露出一些断壁残垣。抬头望着迷雾中的太阳,我忽然想起那个老和尚的脸为何会如此熟悉,那人正是小奎的父亲……

回头再看小奎,他早已擦干脸上的泪痕,拉着我的手向前走去,之前的彩虹桥也变做了一匹彩尾的白色骏马,载着我和小奎在森林中一路狂奔,行至一处宽阔的水边。

望着眼前的波浪滔天,小奎拉着他的白马走到河边,我站在一旁不知他要做什么,只是叮嘱他小心危险,然而那白马遇水却化成了一只通体乌黑的舟子,只有船桨上绑着几条浅黄色的飘带,小奎笑着招呼我和他一起坐上去。

行至中央,乃是一番风平浪静,却忽然有一滴冰凉的水落在了我的手上。难道是下雨了吗?望着晴朗的天空,我低头才发现滴在手上的是一滴血,摸了摸自己的脸却没有什么异常。

把头伸出船舷,我打算用河水照一照是哪里在流血,小奎却轻轻笑了起来,说道:“阿南哥哥,我马上就能把你载到河对岸了,劝你不要看哦。”

我将信将疑地看了一眼,却看到河水中映出的是一张肿胀的紫红色面孔,满脸都是鲜血,嘴中还在不断向外溢出鲜血,一滴血水沿着下巴淌到水中,被河水冲淡成透明色。

耳边的滴答声再一次响起,回荡在脑海中。我伸出手摸向自己满是鲜血的面庞,却摸不到一丝异常。余光瞥到水面上小奎鲜血淋漓的手,血水染红了船桨上的浅黄色飘带,正一滴滴落在小船中,我猛然回头,小船内却只有木头、我和小奎。

小奎望着满脸惊恐的我,嘻嘻笑了起来,舟子停了,小奎说道:“阿南哥哥,你该上岸了。”

我的腿有些软,不得不扶着船舷才半爬着上了岸,对小奎伸出手,说道:“小奎,注意安全,拉着我的手上来。”

小奎却站在船上抿着嘴对我笑,说道:“阿南哥哥,我就不上去了,你快点走吧。一定要在明天天亮前走出这片森林,找到自己的家。不然你就会沦为迷雾森林中的旅者,再也走不出去了!”

水面忽然刮起一股迎面而来的旋风,我没有收回自己的手,逆着风大声问道:“那你呢?”

小奎的黑船忽然破了个洞,河水顺着洞口灌入了船内,我大叫着想要把小奎拉上岸来,小奎却躲开了。

他依旧笑着说道:“阿南哥哥,谢谢你,但是你忘了吗?所有的小孩子都会死在迷雾森林的黑夜中,天已经黑了,我早就逃不出去了。”

“小奎!我一定会救你的,你快上来!”

夜幕之下,我在岸边嘶吼着,看着河水一点点漫上小奎的脚踝,小腿……我的手臂挥舞着,小奎躲闪不及被我抓到,然而我的手掌却从他的身体中穿过,只感觉到了一股淡淡的凉气。

我愣在原地,呆呆地看着河水没上小奎的头顶,想要哭却流不出眼泪,脑海里只剩下了他那句:“阿南哥哥,你一定要在天亮之前逃出去,不然就再也走不出去了!”

呆呆地站起身来,我像木头人一样离开了河边,没有回头。再次走入迷雾之森中,漫无目的地游荡着,就像幼年曾沿着家门前的公路向前行走,那时还能沿着相同的道路走回去,但是现在,我要沿着哪条路前进呢?我又要返回哪里呢?

耳边再一次响起滴答声时,忽然听到一个女孩子说话的声音。

“喂,傻小子,你在瞎晃悠什么呢?”

我仰起头,只见一个短发的红衣少女坐在对面的树梢上望着我,她嘴唇鲜红,肤色雪白,眼睛望着我,眼神却飘向了其他地方。